爱唯医学网 | 社区 | 资讯 | 期刊 | 病案室 | 诊疗指南 | 会议

文章内容

【编者述评】围手术期心肌梗死:SCAI是界点

Periprocedural Myocardial Infarction The “SCAI” Is the Limit

作者:Gregg W. Stone, MD
期刊:JACC: Cardiovascular Interventions 》2016年12期
摘要

(J Am Coll Cardiol Intv 2016;9:2267–76) © 2016 by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Foundation.

贾海波  翻译  于波  审校

每年有超过1百万的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acute coronary syndromes,ACS)患者为改善生活质量和提高无心肌梗死(myocardial infarction,MI)生存率而接受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ercutaneous coronary intervention,PCI)。然而,PCI手术操作本身可能伴有一些不良事件,其中围手术期心肌坏死是最为常见的一种,若坏死面积广泛可能会导致左心室功能不全和死亡。通过高敏肌钙蛋白检测发现,约80%的PCI患者有围手术期心肌坏死发生。多大程度的心肌坏死对预后会产生影响一直存在争论。因为即使心肌能再生也是极其缓慢的,因此有学者认为任何一个心肌细胞的损失都是令人惋惜的,这一点很难反驳。但是,PCI术后一些生物标志物的升高与心电图的改变或左室功能不全并无相关性。对一些无临床相关性的异常生物标志物产生过度反应,可能会导致不必要的检查(影像学检查、再次心导管检查)和药物治疗(副作用),增加不必要的住院天数和费用,导致患者产生不良心理,让他们认为手术导致了他们“心脏病发作”。相反,准确的诊断、危险分层以及对有临床并发症的患者进行恰当的治疗是发生意外事件后取得最优结果的关键。PCI术后,是否有一个意味着存在足以导致预后恶化的围手术期心肌梗死(periprocedural MI,PMI)的生物标志物升高的阈值?




关键词:血管成形术;并发症;心肌梗死;预后;支架
发表评论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点击此处登录

编委介绍

荣誉主编  (以姓氏拼音为序)
高润霖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葛均波 上海中山医院
胡大一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霍勇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主编  (以姓氏拼音为序)
韩雅玲 沈阳军区总医院
副主编  (以姓氏拼音为序)
陈纪言 广东省人民医院
陈绍良 南京市第一医院
陈韵岱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傅向华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黄岚 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
马长生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
马依彤 新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王效增 沈阳军区总医院
王祖禄 沈阳军区总医院
徐波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杨跃进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于波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编委  (以姓氏拼音为序)
陈步星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高展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谷新顺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韩薇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洪涛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侯静波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